返回網站

發董的二三事-故鄉

· 活動快報

高雄的冬天像歐洲,乾乾的、涼涼的,太陽露臉後曬在離鄉背井遊子的臉上,

刺刺的,很溫暖,很舒服。

  大年初一與國中同學爬壽山,距離上次孩提時一起爬壽山,已經是40幾年前的往事,卸下一切,了無牽掛的我們也從赫塞赫曼的「德米安 徬徨少年時」走向到追求心靈的「流浪者之歌」。

 前金國中(二中)是我們的母校,因為舊時國中聯招排名第一的名校,所以吸引許多外地學生跋涉擠進就讀,最遠的是岡山,最難得的是左營眷區,他們搭五路或九路公車,跟我最要好的同學坐黑頭車,他爸爸是陸戰隊司令。左營來的同學國一剛來時一句閩南話都不會說,我們就從「乾你娘」開始教起,從三字經耐心地延伸到六字經、九字經……畢業後每個人都能講一口道地的台語,我則是跟著他們去眷村鬼混,國語也因此說得比本省小孩好,眷村成為我兒時生活很重要的一部份,

也是高雄豐富文化、美食重要的一塊,左營大街是一道大家心中都知道的無形城牆,

卻無法阻擋二個世界族群的融合,眷村改建後,已分不清本省外省人。

  對於高雄小孩來說,旗津、西子灣(後來封閉了)、愛河之外就沒什麼地方好去,市立游泳池滿滿人頭,圖書館開門要衝進去搶位子,菜市場泥濘不堪,今天回來,卻怎麼看都讓人疼惜不已,或許這就是故鄉的情懷吧!故鄉像慈母,不管成功或失敗,總是慈祥和藹地等著你回來,擁抱著你,聽你訴說你只不過是時運不濟。

 壽山是高雄的地標,也是高雄人仰望的聖山,可惜高雄人的記憶中這座聖山肚子總是凹了一塊,一條條土黃色的疤像繃帶般纏繞著傷口,用漫天飛揚的塵土餵養山腳下需索無度的水泥工廠,現在工廠已停歇,沿路靜悄悄,莊智淵桌球中心在山腳下,聽莊智淵爸爸說,紀律嚴謹的智淵每天沿著這裡慢跑鍛鍊。南側壽山公園是高雄人晨起運動的地方,步道規劃完整,我們從元亨寺開始,沿著比較原始的舊時車道,先下到山腳下看滯洪池,暴雨時靠這幾個滯洪池排水、再利用,周遭整建成公園,冬天可以看到成群候鳥棲息。

  赫賽 赫曼筆下故鄉的山壯麗開闊,綠意綿延,令人神往,我每回在歐洲走在牛群吃草的山區,面對懾人美景總是屏息讚嘆不已,回家後夢中仍環繞著山區傳來梵音般的叮咚叮咚牛鈴響。

  壽山的山林乾枯,在烈日苦照,雨水不足下兀自頑強對抗命運,不像雨水充沛的北部得天獨厚,綠意盎然,林相豐富,蕨類密佈。南北差異也反應在登山客上則是灰舊的衣服配上不知名品牌的膠鞋,經過時可以還聽到收音機傳來賣藥電台的苦口婆心,不同於陽明山上人人衣著大膽鮮豔,裝備齊全,塞著I phone 耳機,顧自享受,與外隔絕。除了林相、人群,南北最大的不同應該是熱情,高雄人的熱情與生俱來,你可能只是想問路,他就會因為怕你迷路,好心帶你走完全程,沒有企圖,在其他國家,只有騙子才會對你這麼好。

  上升海岸地形的咕咾石提供老榕樹藤蔓緊牢的擁抱,度過每個強烈颱風,形成壯麗的景觀。滿山的猴子沒有天敵,遊客已經學會共處,記得不能餵養,少數大意的遊客只要一拿出任何食物馬上就被搶走,群起打鬧,引來旁人一番提醒。

  壽山也是越野單車的天堂,單車騎士掛著鈴鐺與登山客共享林道,

相信這裡也是越野機車最好的賽道,傍晚時分有時會遇到黑衣的壯碩青年成隊跑步,

看起來是不好惹,真的能幹架的部隊,看到這些皮膚奧黑、身型精實、必要時替我們捱子彈的好漢,

別忘了比個讚,給他們一點鼓勵,沒有他們捍衛國土我們就沒有一切。

  三個半小時的路程,我們聊起過去,興致高昂,很少談到未來,

似乎未來不關我們的事,那是孩子的事。

  如果人生可以重來,我將如何?

  我從不後悔我的一生,但一直相信可以更好,人生無法重來,智慧總是太遲,體力浪費太早,當不再逞舌聒噪時,身體也近黃昏,像那輪驕陽,掙扎沉入西子灣,嚥下最後一口氣,聽到一絲嗚咽,而年輕從大武山探出頭來時是多麼的光芒耀眼,照得大家不得不低下頭去呢!

 

所有文章
×

快要完成了!

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。 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。

好的